学术交流

针刀在美国的现状

来源: 时间:2013-04-19 10:03:39

针刀在美国的现状最基本的就是不普及,我也没有听说过有人公开的打针刀的旗帜,具体很难说针刀将来发展会是什么样子,我想通过几个小故事使它从侧面可以看到针刀将来在美国的局限和前景。第一件事是我在考针灸执照时,大约在八年前,在美国考所有的执照都必须去参加补习班,否则不论你技术多高,想考上执照是件很难的事。在我参加考针灸执照补习班时,我的辅导老师听说我是学针刀的,就对我提了唯一的一个要求,那就是考下针灸执照之后,不可以开展针刀治疗。虽然他也听说过针刀,确实知道针刀的疗效极佳,我当时听完很惊讶,就问他为什么给我提出这么苛刻的要求,照此一说我还考执照干什么呢?那个老师告诉我,他说我知道你的背景,你跟中国的朱汉章老师学过,你对解剖学也相当精通,你也剖过几具尸体,你在解剖上,临床上都比别人强,关键的问题不是你做不做针刀。而是第一,针刀属于一个灰色区域,换句话讲,针刀在美国是否合法并没有明文规定,美国所有的针灸针具使用都需要经过FDA的检验并得到法律的认可,针刀至今没有合法的进口货号,没有合法的订购商,它是属于一个可以被认定合法,因为它可以归类于针灸,也可以被认定为不合法,因为他属于危性手术区域,而更大的障碍是,我的这位辅导老师讲:“如果你针刀做的不好,那么引起出血,肿胀,疼痛,有人去告你,那么整个美国针灸医学界的名声就会被蒙上污点,因为针灸在美国属于发展的阶段。第二,如果你做得非常的好,也不出事,但如果别人听说了,针刀效果非常好,别人也去学针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到你这样的水准,那别人做了会不会引起问题,引起事故,无论谁做针刀出事了不是你针刀的名声,不是你一个针灸医师的名声,而是整个美国的针灸界会受到重大的打击。因为在美国的现状,美国中医针灸医师和西医在病人的利益上有具大的政治和法律上的斗争,西医随时都希望在针灸上找出错来进行打击打击,如果从事针刀很可能会成为西医封杀针灸在美国发展的借口,听完辅导老师的讲法,我答应了他的要求,至今我在美国行医已经有六七年,从来没有给病人做过针刀,但是这并不代表朱汉章老师教导我的针刀理论不能使用,很多时候,用短针,粗针或手法按照针刀的原理去解决,实质上疗效也非常好,只是有一个适应和调整的过程,而我在美国发现有很多的针刀适应症患者我改用普通的针灸治疗,扎针长针的过程一方面对人的刺激很弱,不像针刀这么大,因为在美国是不可以使用麻药的,而相对来说,只要病人有疗效的,病人多来几次,对收益和名誉上是有益无害的。
    针刀在美国到底有多大的名声,这个说不清楚,因为没有人公开的做针刀,包括我在内,但这一段小事可以说明针刀在美国已经有了相当的影响力。在2004年到2005年我有幸参加美国教育部合准的第一届中医针灸学博士班。是在美国奥绿根州坡德兰中医学校就读的。当时我们的博士班分为两个主修项目,一个是妇科,一个是疼痛。课程是用英文教授的,参加课程的同学有19个人,其中有14个是白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从事了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针灸的美国本地中医针灸师,有几位是从七十年代美国刚开始有针灸的时候开业做针灸的元老级人物。当时因为我刚参加这个班,英文程度并不是很高,很多同学听说我学过针刀但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针灸技术,,所以并不对我另眼相看,要到了分选主修课的时候,我选了妇科而不是疼痛,同学们都很惊讶,他们都认为针灸治疗疼痛是我的强项,。因为在临床中他们也看到我的扎针与众不同,往往按照针刀的思路来用针灸,而不像传统针灸的思路,当他们问我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们:“我相信你们请来的老师所教的针灸恐怕不一定能赶上我所知道的水平。”同学听了也只是当了个笑话,没想到后来他们请了一位西医系统教授来讲解疼痛肌肉骨胳方面的系统解剖和西医的诊断治疗,讲到最后,那位西医的结论却是疼痛用针灸治疗效果好,但是针灸里头针刀治疗效果最好,而且这位西医竟然知道朱汉章老师,在美国西医据有绝对权威地位,而这位治疗疼痛专科的西医医生可以算是权威里的权威,等他告诉我们这批美国针灸元老界的针灸师们想治疗疼痛应该学用针灸,而针灸里头针刀效果最好的时候,他们就告诉这位西医,他们有位同学就是学针刀的,而且是跟中国朱汉章老师学的,没想到这位西医告诉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你们应该去找你们的这位同学去学习针刀。”
    我的几位同学听了之后就兴致勃勃的来找我,我告诉他们的答案是我想我教你们也学不会,因为在美国的针灸师大多数都没有很好的解剖底子,我的同学并不甘心,在之后我回中国毕业实习两个月里头,把针刀列为他们首选的临床实习项目,当他们来咨询我意见的时候,我也告诉他们国内针刀做的好的针刀医生没有时间教你们,因为他们的针刀病人很多,再一个中文恐怕你们也听不懂,英文针刀老师们也不会,因为他们绝大多数并不懂中文,而搞得不好的学完了回来恐怕也是麻烦很多,而我也告诉他们做针刀在美国的一些局限,包括疼痛,强刺激和是否合法,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但是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到,针刀医学的地位在美国的医学界里已经是时有所闻,而且信誉很高,但是怎么在美国怎么发展普及针刀医学,或针刀医学是否适合针灸师来从事又另当别论了。
     针刀在美国的发展与障碍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治病还是秉成传统做针灸时的习惯,并不顾及病人的感受和疼痛,以自己的习惯为主,结果很多病人做一次就不疼了,他们的反应是太痛,专业效果好。而我在美国行医受到的第一个忠告就是病治得不好不要紧,千万不要让病人告你,有一个病人告你,那么你的职业前程就毁了,后来慢慢了解了美国针灸界很多现实现状,无论是针灸治病好坏,只要病人出现淤斑或者此类皮肤损害或者病人的疼痛,病人都有可能走法律程序,一但被病人起诉,或者被病人告针灸,那么你所花的时间和精力其损失就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了,换句话讲是负担不起,但对针刀来讲他的疼痛却一般总有一些负面影响。在临床过程中,其顾虑性远远大于疗效,所以我个人建议是在美国从事针灸的医师不要学习针刀技术,最好是学习针刀理论,以针刀的理论指导着针灸治疗,但这并不是反对美国医生使用和学习小针刀,因为针刀理论博大精深,刀只是技术,更不是病的疗程,是因为刀与医学理论科学性,不局限于针刀这个地区,另一方面如果国内针刀医学界有兴趣有能力向国外推广,我觉得应该将针刀向美国的疼痛科医师或西医医生们推荐,因为他们可以用很高的医疗保险,在手术的环境用西医的管理下进行操作,针刀是有可能在美国在医学界占有一席之地,并发扬广大的。
    对针刀在美国的发展,我刚来美国时,跟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主管针局写信过,询问过我们有关使用的针针灸针具的性质,得到的书面答复是:针灸的大小,长短,粗细,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只要在不允许事故出现的情况下就可以按医师需要选所用针具,换句话讲,就是你使用什么用的针具主管针局并不来限制你,但是你要出事故,这个问题就是你需要自行负担的了,在美国,一方面跟疼痛忍受能力非常小,可以说相当于或小于国内的能承受的十分之几,或者说更小,而美国多数州针灸医师不可以做麻醉,那么针刀的这个疼痛就成为针刀在美国使用最大的阻碍,作为针身来说,第二个来说,针刀本身定性,是针灸,或者说手术在法律上是没有定性的,而作为具的本身,按照法律的规定所有的针具要使用都需要经过美国FDA的检验,并得到法律认可,那么到致今为止,针刀现在于美国没有合法订购商,所以从事针刀医学,成了一个灰色区域,换句话来说, 不出事,也没有人追究,出了事恐怕是承担不起,我想也是大多数针灸师在美国,不论做过的与不做过的,都不太愿意使用针刀的原因。
( 此段文稿为录音文稿,得知汉章老师逝世,吴医生专程从美国回到北京,互相谈起针刀在国内与国外的现状,约他回国后写点他在美国对针刀的看法,从美国三番市发过来。美国80%的针灸医师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加利福尼亚州的80%针灸医师就集中在美国三番市此文稿的整理得到了柳百智老师及陈文精老师的支持与校对,由于中文与英文的语法有差异,所以有些地方有些词不达意,请大家谅解!
——北京汉章针刀医学研究院)
关键字: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朱汉章教授简介

返回

赣州市人民医院 中医科科 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人民医院南院中医科 电话:0797-5889995

赣ICP备12006366号-1   技术支持:赣州恒信